A股再次惊现数亿元套现,*ST众和恐再走乐视老路?

作者: 俊, 李 发表时间: 2017-09-29 17:08:50
套现减持已不神秘

自乐视网事件持续发酵后,贾跃亭减持后套现的一系列细节也浮现在公众眼前。这不最近又惊现高管套现16亿减持事件,虽说和当年老贾愈百亿的套现相比,还算是小巫见大巫了,但A股毕竟不是圈好钱就拍拍屁股走人的地方,这种风气的形成,无疑会加大投资环境的恐慌情绪,更不利于保护众多投资者的利益。

当初老贾面对激烈的减持争论,也很理直气壮的说:“在全世界没有一个公司的创始人,把自己的股票卖出去上百亿,长期五年免息借给上市公司。”可事实并非如此,套现是成功了,钱是借了点,但迅速收回了。贾跃亭当初争辩减持套现100亿是为借钱给乐视发展,现在看来已成为谎言。而今天说的高管就没有这么幸运顺利减持套现,而是遭到证监会的调查。

9月27日,*ST众和公告称,9月26日收到证监会关于公司董事长许建成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等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许建成开展调查。

起步于福建莆田的*ST众和原本是一家经营中高档棉休闲服装面料开发、销售为主的公司。成立于2002年,于2006年登陆A股,2012年后,该公司开始频繁的进行资本运作,而无论结果最终如何,运作本身却给*ST众和的股价提供了支撑。在2015年、2016年以及2017年一季度连续录得亏损之下,如今已身处暂停上市的边缘。而在这5年期间他是如何进行资本运作的呢?从而从中实现套现?

 

资本运作助推精准减持

2012年来,*ST众和因资本运作停牌约达10次,其累计停牌时间也是A股中罕见的,最夸张时曾有过半年不交易的记录。2012年7月9日,*ST众和公告,因筹划收购资产事项具有不确定性而停牌,这是它自上市以来的首份停牌公告(开了头就没完了)。这次停牌时间不算久,当月30日就复牌了,收购资产标的为黄岩贸易持有的厦门帛石股权。按照当时的说法,厦门帛石手握深圳天骄和阿坝州闽锋锂业的股权,另外还有闽锋锂业实际控制人签订受让意向书,而闽锋锂业持有金鑫矿业股权。7月30日复牌后,*ST众和的股价更是一飞冲天,十多个交易日里涨幅达到117%。从后续公告来看,众和于同年12月第一期出资1.6576亿元,获得厦门帛石50.88%股权;2013年6月左右第二期出1.5424亿元到位,众和持有66.67%众和新能源(原厦门帛石,2013年3月更名)的股权。

2013年4月10日,众和开始新一轮的停牌,当天公告显示系筹划增持子公司,后续信息来看即增持闽锋锂业,不过后因此事不成熟而停止,于4月24日复牌。2014年4月9日,众和又公告称,因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宜而停牌。此后,众和在推出了定增预案之后于6月16日复牌。据预案显示,上市公司计划募资不超过1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发行对象包括了许建成,发行价格设定6元/股。6月16日复牌当天,众和直接“一字涨停”,之后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拉升,50多个交易日里累计涨幅已愈112%。就同年6月16日复牌后没过多久,众和又在7月15日发布了“重大事项停牌公告”,新一轮筹划收购资产又再次提出,股票于7月15日停牌。此次停牌直到8月19日,收购目标是黄岩贸易100%股权,而这时候的黄岩贸易主要持有众合新能源33.33%股权,以及阿坝州闽锋锂业33.19%的股权。其中,众合新能源持有深圳天骄70%股权,持有闽锋锂业62.95%股权,而闽锋锂业持有的马尔康金鑫矿业98%的股权。从后续公告来看,众和在当年的9月份,已然完成了过户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2014年9月5日,众和再次以筹划收购资产为由,宣布停牌。在2014年12月1日,众和披露了有关收购天津巴莫科技部分股权的公告。与此同时,众和同样在12月1日表示,又在筹划控股子公司厦门华纶印染有限公司土地出售事项,停牌继续。终于在2015年1月28日公告里得到了落实,不过东家似乎没有复牌的打算,又以确定闽锋锂业29.95%股权作价事项对公司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影响为由,继续停牌。如此这般,直至2015年的3月11日,算清闽锋锂业资产对上市公司的影响之后复牌交易,然而复牌的当日,又迎来了新一轮的涨停。在2014年9月5日到2015年3月10日停牌期间,是最长的一次停牌,长达半年。2015年3月11日复牌之前,众和在前期多次资本运作的推波助澜下,股价也非昔日可比,再加之复牌后的众和又迎来接近20%的浮盈。直到同年3月18日许金和的250万股遭遇减持,套现2755.49万元,减持源自许金和与莆田人李**之间的个人借款纠纷,执行司法冻结的是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从结果来看,天津巴莫科技股权事项在2015年5月23日公告中显示取消;土地出售一事,众和后来找到了成都水都房地产作为下家。同年7月8日,众和又因筹划锂电材料制造行业的重大投资事项再次停牌。很快于同年的7月17日,众和描述了深圳天骄投资动力电池正极材料镍钴锰酸锂产业化基地建设项目的前景之后复牌,复牌后股价又最终收得35%左右的上涨。

此后大概交易了不到20天,众和又在2015年8月13日宣布停牌了,停牌的理由还是陈词滥调:筹划资产收购。2015年12月5日众和抛出一份定增计划(正是这一背景下,股价冲击到了历史高位31.88元),锁定目标为四川国理100%股权、四川兴晟100%股权和四川华闽100%股权,涉及金额高达10亿元。消息一出,立刻激发了市场的投资热情,同年12月7日众和复牌后一如既往的连续几个“一字涨停”,短时间内累计涨幅约90%。而就在大涨之后的12月23-31日,接连出现减持,累计数量高达2953万股,涉及金额6.92亿元。这其中的原因有前述许金和与李**之间的纠纷,也有许金和质押给重庆国际信托、平安信托的融资到期兑付等。减持也造成了很大的卖压,股价也随之塌陷,就在12月23日当天跌幅就达到6.85%,12月31日那天更是出现跌停,从2015年12月23日算还不到20个交易日里,众和的股价累计跌幅就达40%。但最值得一说的就是此次集体减持甚是“精准”,减持拿捏的恰当好处,正是众多股民梦寐以求的卖在高位。

2016年的2月1日到5月3日,众和又因“筹划纺织印染业务部分股权或资产的置换事项”停牌了一阵,5月3日公告称,“由于资产置换涉及债务转移、抵押资产置换等内容,公司及交易对方、相关银行一直未能形成解决方案。经审慎考虑,公司拟终止筹划本次资产置换事项并申请公司股票复牌。”虽然以“终止”的姿态复牌,但众和的股价在复牌后的累计涨幅仍达到45%。在此次大涨后,许建成的减持就粉末亮相了,5月10日许建成持股因竞价交易减少了630万股,以24.346元的减持均价来计算,涉及金额1.53亿元,其持股比例从14.38%下降到13.39%。公告称,此次卖出股份系法院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卖出以偿还大股东债务。减持对市场的心理压力无疑是加大的,而此次的减持,当天就直接使得股价跌停。

 

赌大而不赌小

众和在多次停复牌后,资本运作无疑成为其股价上涨的一大助力。而2017年,众和又完成了2次停牌。第一次是在3月6日,为了核实媒体信息而停(信息涉及金鑫矿业采矿权拍卖事宜)。第二次是在5月2日至今,本次停牌缘由本来是因戴帽停牌,后需等会计师事务所明确相关财务数据而持续停牌。6月2日,*ST众和又表示要计划出售亏损业务资产而继续停牌,筹划着筹划着,这出售亏损业务资产又变成了重大资产重组。而在9月26日收到证监会关于公司董事长许建成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等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许建成开展调查。看来资本的再次运作是不打有可能了。

无论是乐视还是众和,无疑都是借助资本运作进行公司的公告,从而使股价上扬。但这资本运作背后的庐山真面目究竟是什么,我们作为“听风者”时常被迷惑,也就成为众多抬轿者的一员。然而无论是何种资本运作,故事说的再好,未来描述的再美。但对于当下而言,说好听了就本梦比(充其量夸大而已),说难听了就是黄粱一梦(没有实现的可能)。投资者作为参与者,局外人劝其理性对待等于没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不要以局外人的视角去看局内人所看之事,角度不同自然立场不同。当我们买进股票时就已经在进行赌博——赌涨不赌跌。就在这时,一家公司加大了赌博胜算的筹码,我想自然会吸引更多的人进行下注,赌大而不赌小。但那些经典的电影里赌场里常见的情形,就是开始让其有所获利,随着获利次数和金额的加大,赌性也在不断的加大,最终加大筹码时,悉数输光,股市不也是如此么?电影中的“赌者”最终还会华丽转身,赢得全剧终。但现实是残酷的,股市若是输光了,轻者再不炒股,重者家破人亡者也屡见不鲜。